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 新聞 ? 合肥新聞 ? 合肥新聞 ?

合肥老地名 串成百家姓

姓氏村落 文化基因

“趙錢孫李,周吳鄭王。馮陳褚衛,蔣沈韓楊……”中國的“百家姓”留傳了千年,而以百家姓為名稱的地名也比比皆是。姓,是一個人的根本,地名,是一片土地的根本。以姓為地名,是一個人,一個家族的升華,更是與一片土地的緊密相連。以姓氏命名的地名,很“接地氣”。

在合肥,有很多帶姓氏的地名,如丁家巷、李府巷、大魏村、王廟、吳李村、羅家埠、劉老圩、張老圩、唐五房圩……這些獨特的百家姓地名不僅記載了源遠流長的人物與家族史,也講述了千百年來豐富多彩的廬州故事。

合肥歷史上留下來的古老地名,既記錄了這座城市厚重的歷史,也傳承了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地名里的百家姓,能讓人回味歷史長河中的地理滄桑,解密鄉土深處的人文密碼,在合肥聚力打造“五高地一示范”的今天,綻放出獨特的地域魅力風情。

丁家巷

丁家巷1

丁家巷

丁家巷的路牌

丁家巷的路牌

丁家巷:老城中最富歷史韻味的古巷之一

合肥老城中有很多街巷均是以姓氏命名的,丁家巷、李府巷就是其中富有代表性的老巷子。

丁家巷位于安徽省婦幼保健院南側,西起桐城路,南至紅星路,是合肥老城中最富歷史韻味的古巷之一,有著“張氏四姐妹”故居及“九曲水上升仙橋”的傳說。很多老合肥都說,到了丁家巷,你才能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巷子,庭院深深,小巷幽幽,雖地處鬧市,卻異常安靜,是一條適合安放懷古之情的所在。

丁家巷歷史悠久,不論是唐時的金斗城,還是宋時的斗梁城,丁家巷都處于老城的中央。早在《嘉慶·合肥縣志》上就記載有它的名字。

丁家巷曾一度改名叫健民巷,因為巷子的西邊有一家婦嬰保健院,那時它的東邊出口還在舒城路。1981年,安徽省計算機站也就是現在的安徽省經濟信息中心,占用東邊大約60米巷道蓋大樓,巷子從此向南拐向了紅星路。

過去丁家巷還有座禮拜寺,大約建于明朝洪武年間,后屢遭戰火摧殘,至合肥解放時已殘陋不堪。1955年,安徽省衛生廳在丁家巷興建宿舍時,將禮拜寺移址重建,也就是今天逍遙津對面立志巷里的那座禮拜寺?!逗戏士h志》云:“禮拜寺,明洪武中建,色目人百姓祀之赦回回崗(現三里庵)。柏氏宗譜載先祖駙馬公克馬丁于元末宦游于此盡室偕來居丁家巷。沙氏宗譜亦云先祖哈吉公欽天監于明永樂年間來合肥住南油坊巷,建有丁家巷清真寺。”

丁家巷里流傳著許多耐人尋味的故事和傳說,“九曲水上升仙橋”便是其一,仙女即民間故事經典人物“八仙”中的何仙姑。

升仙橋原是一座不起眼的小橋,大概在現在益民街與桐城路交口的地方,是相對細長狹窄的九曲水上的一座小便橋,主要就是方便兩岸百姓的生活來往。傳說很久以前,升仙橋畔居住著一個名叫何仙姑的少女,因為母親去世得早,繼母對她是百般虐待,她經??蓱z兮兮地坐在升仙橋上望著河水發呆。

有一天,何仙姑發現橋下躺著一位骨瘦如柴的要飯花子,已經奄奄一息。她連忙從家里端出一碗稀飯喂給要飯花子,救了他一命。不料給繼母看見了,破口大罵,說是敗壞了門風,將何仙姑逐出家門。

走投無路的何仙姑“撲通”一聲跪在要飯花子面前,苦苦哀求道:“你就帶我走吧,只要離開這個家,你把我丟在哪里都行。”要飯花子說:“男女授受不親,我咋能帶你走呢?”“反正我也活不了了,你不帶我走,我就死在你的面前!”說罷,何仙姑又給要飯花子磕了三個響頭。她哪里知道:眼前的要飯花子就是天上的八仙之一漢鐘離。漢鐘離早已得知何仙姑是位善良的姑娘,特奉觀音菩薩之命,前來收她為仙。但漢鐘離為了進一步了解何仙姑到底心誠到何等地步,嘴上就是不答應帶她走。不僅如此,他忽地從地上爬起轉身就走,何仙姑跟后就追,漢鐘離走到哪,她就跟到哪。漢鐘離一連走了兩天兩夜沒停步,何仙姑也跟了兩天兩夜沒歇腳,她的雙腳全部磨破,一步一個血痕,一步一個血印。漢鐘離回頭一看,不由大吃一驚:一眼望不到邊的兩行血印遠遠伸向天邊。

第五天,漢鐘離帶何仙姑又轉回了升仙橋,告訴她,前面都是對她的考驗,現在真的要帶她離開家了,要是想家的話還可以回去。何仙姑堅決地搖搖頭,再看要飯花子時,發現他已在半空中,何仙姑兩袖一甩也騰空而起。后來當地百姓就把這座橋命名為升仙橋,以至于流傳著民謠:“仙人橋上走一走,大病小病都沒有。”“仙人橋上稍停留,升官發財不用愁。”

關于“升仙橋”的來歷,還有另一個說法。據說明朝時,那里有個永貞觀,里面住著一位姓林的道人,平時行蹤詭秘。羽化仙去后,大家在永貞觀大門外東邊的九曲水上建了一座小石橋紀念他,名為升仙橋。據《合肥縣志·方外傳》記載:“林道人,永貞觀羽客也。蹤跡詭秘,人莫能測。每得錢,與數丐傳瓢而飲。終日酣醉,箕踞而已。同輩惡之,莫與為伍。然臨終白日沖舉(白日沖舉,舊指成仙)。至今名其橋曰‘升仙’云。”

丁家巷還曾經是合肥四大姓之“張氏”家族聚居地,也是“張氏四姐妹”的故居。合肥張家是中國近代史上名門大族,與同鄉李鴻章家族齊名,張家的發跡人物、四姊妹曾祖張樹聲是赫赫有名的淮軍將領。據說張氏四姐妹的媽媽陸英嫁給張武齡時,光是抬嫁妝的隊伍便從四牌樓一直延伸到龍門巷,足足排了十條街。

張家元和、允和、兆和、充和四姊妹深受傳統文化浸染,有著極高的文化和藝術修養,她們平和溫潤、知書達理,昆曲、書法、丹青、詩詞無一不精,皆有才女之名。如今,改造后的丁家巷還專門設有“張氏四姐妹”的圖片墻,精選了張家四姐妹的合影,以及舊時合肥人生活場景的黑白老照片,展現了百年間居于這條巷子里的人們生活的痕跡。

李府巷的“德成當”景致 虞俊杰 攝

李府巷的“德成當”景致 虞俊杰 攝

李府巷:李鴻章曾在此開當鋪

李府巷顧名思義,與李鴻章故居有關。它位于中國著名商業街——合肥淮河路步行街,是著名的逍遙十八巷之一,已有百年歷史。早在清同治年間,李鴻章及其兄弟在淮河路北側李府巷廣置房產,這個大院占據步行街中段的半條街,所以也有李府半條街之稱。

李府巷南起淮河路,北至撮造山巷,因為西臨李鴻章故居,故名為“李府巷”。據資料記載,李府巷原來被百姓稱作“當鋪巷”,因為歷史上李鴻章家族在肥開設的最大當鋪——德成當,就坐落在這條巷子里。

據相關資料記載,歷史上李鴻章家族一共在合肥開了三家當鋪,最早的兩家是在東門大街上,分別叫義和當和德成當。

其中義和當是李鴻章和他的弟弟李鶴章合伙開的,被當時的百姓稱為“老當鋪”,這也是李府在合肥開的第一家當鋪。除此之外,1890年,李鴻章家族還在合肥城南的小馬場巷與官鹽巷之間開設了一家規模龐大的“同興號”,合肥人稱其為“新當鋪”。而德成當,則是在1909年李鴻章之侄李經羲當上了云貴總督后開的。

李府的當鋪很會做生意,月息只收一分多,逢年過節時還會讓利五厘至一分,年三十通宵營業,至大年初一寅時,才放爆竹迎接財神后關門。

經過廬陽區逍遙十八巷改造后,如今的李府巷為青磚灰瓦的仿古建筑,雖然當鋪舊宅已不見,但在南巷口建造了一處浮雕,還原了昔日當鋪的情景。高高的木質柜臺,上面裝著一排鐵欄桿,中間開了一個拱形的窗口,供典當雙方溝通交易,當鋪上方掛著一塊黑色的牌匾,上面寫著“德成當”。一位銅塑的老百姓正在朝當鋪走去,立體生動地將典當場景重現。

大魏村 方華 攝

美麗的大魏村 方華 攝

美麗的大魏村 方華 攝

大魏村:從歷史中走來的古樸村落

合肥還有很多以姓氏命名的村莊。這些村莊的先人多由外鄉遷徙而來,在此安家落戶、勤勉勞作,歷經數百年歲月滄桑,將曾經的荒蕪之地開墾建設成一處處美麗富饒的家園,人文底蘊十分豐厚,如今更是成為美麗鄉村,在新時代中熠熠生輝。

巢湖市柘皋鎮有以“魏”姓命名的村莊。據說,元末明初,有魏姓三兄弟自江西遷徙到巢湖岸邊,其中老大、老二定居在巢湖南岸,如今的壩鎮(魏家壩)即是老大一脈聚居地。老三則選擇巢湖北岸的一處坡地定居,形成今天的大魏村、小魏村。

大魏村,位于巢湖北岸約五公里處,屬柘皋鎮駟馬行政村下面的一個自然村。時光抹平了往日的履痕,古村的痕跡已是難尋。村中最久遠的留存,是一口古井。井欄為青石質地,有26道磨得非常深的繩溝槽,井內壁都是小青磚砌成,下面部分為黃麻石。據村民介紹,此井建于明朝,距今有600多年歷史,現被列為巢湖市不可移動文物。

美麗鄉村建設,給古老的村莊帶來巨大的變化。如今,村中到處鮮花盛開,猶如原野里一處絢麗的花園。村中的文化休閑廣場,讓世代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鄉村生活更加豐富多彩。村邊的棧道、觀景臺、石桌凳,給辛勤的勞作的人們添加一份閑情逸致。村內村外,觸眼都是和諧祥和之景。那些美好的愿景如藤攀援,花香盈門。

2018年,大魏村被列為省級美麗鄉村建設點,如今借助新農村建設的東風,古老的村莊再換新顏。

王廟村 方華 攝

王廟村 方華 攝

王廟:和諧宜居的美麗鄉村

以“王”“吳”“李”姓命名的村莊更是常見。王廟中心村隸屬巢湖市中垾鎮三圩村委會,地處中垾鎮北的圩區,由王廟、吳李、井泉、山人戶四個自然村組成。

王廟村現有王、陳、楊、杭四姓。約在明末清初,有位江西的王姓男子來此定居,并在村口處建一座寺廟、一座祠堂,故此村命名為王廟。

井泉村現有吳、王、張、陶、黃、徐、丁、李、周姓組成,村口有一口水井,井水好,村人及周邊村民都愛喝此井井水,故此村命名為井泉。

吳李村由吳、李、姚三姓組成,因村內只有吳姓、李姓,姚姓為后期搬來,故命名吳李。

山人戶村單姓吳,據至德堂《吳氏宗譜》記載,一世祖鸞公、張氏祖居安徽休寧,二世祖澗公帶領一支吳姓族人移居巢湖,移居地命名“澗吳村”,因部分族人居住于河渠之東,曾稱澗東吳村,后不知何因改名為山人戶村。山人戶村清朝末年曾出現過兩個文武舉人:吳邦鼎、吳定璨。

隨著歲月的變遷,四個小村漸漸連成了一片。一條溝渠從村中穿越而過,旱時引水灌溉,澇時排水。溝渠上,東、中、西現各有一座堅固的水泥大橋,將四村相連、交通方便。王廟村口曾經的寺廟和王氏祠堂早已不存,難尋舊貌。井泉村口的古井仍在,被保護起來不再使用。井邊的空地被建成文化休閑廣場。文化活動也成為鄉人生活的一部分。村莊幽靜安謐,道路平坦整潔。美麗鄉村建設正在村里展開,村容逐漸改觀。

2018年,根據村莊現有布局、道路交通,以及建筑風貌等,規劃為整體的王廟中心村,打造“生產生活一體化、人居田園和諧化、生態景觀共生化”的省級美麗鄉村。一座和諧宜居的新農村呈現在巢湖北岸。

羅家埠

羅家埠

羅埠河

羅埠河

羅家埠:警示故事世代流傳

羅埠村,以其姓氏聚集地和標志性地物而得名。位于廬江縣廬城鎮正北部;東與冶父山鎮鋪崗、大崗村相連,南接迎松村,西與石頭鎮芮崗、邱崗村接壤,北與新橋村毗鄰。

羅埠,原名羅家埠。據地方文獻記載:該村境內有河名清水澗,源于鴨池山,自西南向東北,流經該村至錢渡,右匯代橋河水,倒向拐入白石天河下巢湖。

此地原為古渡口,明初,羅姓在此開埠,遂名羅家埠,簡稱“羅埠”,其河亦更名為羅埠河。明末清初,沿河南岸店鋪增多,發展成一條50多戶的半邊小街,糧油魚蝦貿易頗盛,漸成市鎮。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鄉人章廷粱建3拱大石橋跨河南北,時為廬州府至廬江大道中的鋪驛。

清光緒《廬江縣志》(卷之二·山川)載:“羅埠河,距治北二十五里,即今羅家埠。水出黃犢諸山,合清水澗水北流經蘇城河,入巢湖。舊志黃犢做黃獨。”

羅家埠歷史悠久,文明古老,也流傳著不少有趣的傳說,其中有些故事足以警示世人。

相傳,羅家埠很早以前就是一個上千人的大村莊,在村莊的東南角有一片大竹林,竹子長得特別茂盛,郁郁蔥蔥,林中有的竹子高達十多米,碗口粗,高大挺拔。春天,竹園里到處可見毛茸茸的竹筍。

當時,家住竹林旁的農民說,他們在夜里經??梢姷街窳种薪鸸忾W閃,于是,村里人便傳開,竹林中有寶,是寶發出的光芒。

村中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單身漢,平時,游手好閑,不愛干活。他一聽說竹林中有寶,心想;如果我能把竹林中的寶物找到,就一輩子吃穿不愁,那該多好啊。于是,他決心要探個究竟,同時,也碰碰運氣,或是真能找到寶。

一年夏天,那漢子晚上便扛起家中的破涼床睡在竹林旁邊,等著寶物出現。他一連守了幾個夜晚不見竹林中有何動靜,已經有些不耐煩,為了得到寶物,只好耐心地等待著。就在這天夜里,當他睡到雞叫頭遍,東方剛泛魚肚白,他睜眼一看,只見竹林中在一棵最粗的竹子邊,突然出現一只金光閃閃的老母雞,老母雞昂頭撲打著金黃色翅膀,頓時,后面便出現一群小雞,緊跟在老母雞后面,此時,竹林中,紅光閃閃,就連小雞毛茸茸的身體和鵝黃色的小嘴也看得清清楚楚。那漢子一見此欣喜若狂,心想真的好運來了。只見他輕輕地脫下長衫,不顧一切發瘋似的向小雞撲去,不巧被竹林中的竹根絆倒,在倒地的同時,順勢用長衫向小雞罩去。當時他便逮住了一只小雞,老母雞見有人抓小雞便沖過來向那漢子撲去,只見老母雞用嘴在他抓小雞的手背上啄了一下,他感到疼痛難忍,但卻死也不肯松手。他抓著小雞,不顧手疼,飛快地跑回家,當他打開長衫一看,是一只金黃色的小金雞,頓時心里樂滋滋的。

不多時,他被老母雞啄了的手背,腫得很高,像只小饅頭,鉆心的痛。無奈之下,只好去找郎中看??墒?,他手中無錢,只好懷揣小金雞,來到郎中家,郎中仔細看后說,你的手要抓緊看,要不可能就廢了。他連連答到是,郎中給他上好藥,并開了中藥回家吃。就這樣,那漢子讓郎中看了半年多,手才治好。當他與郎中一算賬,正好那只小金雞賣的錢是付給郎中的醫藥費。自那以后,竹林中再也見不到金雞出現。

劉老圩

劉老圩 王和平 攝

劉老圩 王和平 攝

唐五房圩

唐五房圩

姓氏圩堡:淮軍文化發源地

說起合肥的姓氏地名,“圩”是不得不提的一筆,諸如劉老圩、張老圩、周老圩、唐五房圩……大多都是以姓氏命名,它們承載著合肥這座古城的悠久歷史,守護著這座城市的千年文脈和珍貴記憶,已成為一張獨特的文化名片。

作為居住地的“圩子”,一般始于晚清時期淮軍興起之后。作為淮軍故里,合肥肥西地區走出了一大批淮軍將土,功成名就之后,這些準軍將領紛紛榮歸故里,衣錦還鄉,在家鄉興土木、建莊園、購田地、置產業。由此,肥西各地建成了眾多各式各樣、規模不一的莊園、圩堡,從而形成肥西獨特的淮軍圩堡群。而這些圩堡大多都以姓氏命名,如劉老圩(劉銘傳)、張老圩(張樹聲)、張新圩(張樹屏)、周老圩(周盛波、周盛傳兄弟)、唐五房圩(唐殿魁、唐定奎兄弟)、葉大圩子(葉志超)、王家圩子(王孝祺)……這些圩堡大多建筑在丘陵地帶的兩沖之中,或山地的兩山夾坳之間,以保證水源充足。圩子一般外環深壕,內砌石墻,四角建有碉堡,與外通行利用吊橋,圩子的防御功能堪稱古城池的翻版。也有部分圩堡建在旱地,無外壕,則稱為“旱圩子”。當然,還有不少并非淮軍起家的富戶豪強,也修建同一類型的圩子。

圩堡內的建筑形式,則匯集了中國傳統建筑學上的精華,體現了江淮民居特色。一般建有正廳、客廳、堂樓,內設書房、小姐樓、起居室,以及花園、菜園、庫房和兵勇、仆人住房等上百間,建造精細,雕梁畫棟,花園則仿蘇揚園林建筑,少數還有西式建筑設備。位于柿樹崗鄉的唐五房圩中,就保存有一座“走馬轉心樓”。

雖然年代久遠,這些圩堡群原先的建筑物有些已毀滅或損壞嚴重,但基本保持了原先圩子的建筑格局,一些存留建筑物尚能還原原貌。今天我們走進圩堡群,猶如走進歷史的深處,抬眼望去,便能發現歷史殘留的文化遺存:更樓、轉心樓、抱鼓石、旗桿石、柱礎,還有皂莢、廣玉蘭、銀杏等數株百年古樹。這些既富有地方人文特色,又具有自然特色的圩堡群,是對當地旅游資源的重要補充,是一筆有待于切實加以保護和著力開發的珍貴財富。

記者 秦鳴 通訊員 方華 汪德生 王運楠 (除署名圖片外,其余均為資料圖)

編輯: 朱芳穎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
直播:第三屆長三角G60科創走廊人才峰會特邀嘉賓高峰對話
北京时时彩官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