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在線
合肥在線 ? 新聞 ? 國際新聞 ? 國際熱點 ?

霸凌式“圍堵”是南柯一夢

霸凌式“圍堵”是南柯一夢

劉世強

近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歐洲多國游走,從倫敦到哥本哈根,從布拉格到維也納,每到一站,他都猛烈造謠詆毀中國。尤其是提出所謂“清潔網絡”計劃之后,更是大肆渲染中國的“數字威脅”,極力說服其盟友拒絕使用華為5G設備,試圖在電信服務、應用程序、云服務、海底電纜建設等方面全面限制中國企業,構建一個將中國排除在外的所謂“清潔國家聯盟”。

全方位多層次圍堵中國

推動網絡脫鉤,只是美國開展對華戰略競爭的一環。自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美國無所不用其極地遏制中國在高科技領域的發展勢頭,先后將中國的上百家企業、高校和科研機構列入“黑名單”。

在科技冷戰之外,美國還妄圖開辟圍堵打壓中國的新舞臺。

在政治層面,一些美國政客極力渲染中國共產黨對“自由世界”的“威脅”,公然挑動意識形態的對立,妄圖以價值觀為紐帶強化西方內部團結,以維護所謂“自由”“民主”的名義構筑制華統一戰線。

在地緣層面,美國深入推進“印太戰略”,鞏固傳統盟友、拉攏新興伙伴,全面加強雙邊和多邊的外交、防務、能源、基礎設施及數字建設合作,深度介入地區爭端和熱點事件,在中國與周邊國家的關系中打入楔子。

在經濟層面,美國聯合歐洲和日本舉行多輪三邊經貿部長對話會,旨在發展出一套體現發達國家優勢的全球經貿規則,以達成限制和孤立中國的目的。

美國帶節奏?歐洲不會跟

美國樂此不疲地構筑“反華朋友圈”,效果并不理想。

西方陣營早已不是鐵板一塊。特朗普執政以來,秉持“美國優先”理念,對盟友予取予求甚至大打出手,導致美國的同盟體系特別是跨大西洋關系出現了明顯裂痕。

過去幾年,從執意挑起美歐貿易摩擦,到逼迫北約成員國增加國防支出,再到公然威脅制裁俄歐之間的“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美國對歐洲的經濟脅迫和肆意打壓絲毫不留情面。

特朗普政府一系列“退群毀約”的行徑,更是讓堅守多邊主義、信奉國際規則的歐洲盟友心生不滿。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單方面宣布與歐洲停航、頻頻截留歐洲抗疫物資、爭搶疫苗研發成果、任性退出世衛組織……美國咄咄逼人的做法,激起歐洲國家的極大憤慨。

面對一個霸道、傲慢、自私的美國,歐洲領導人對重建美歐關系形成了共識。法國總統馬克龍警告稱,不能再依靠美國來保衛歐洲,否則將“不再掌握自己的命運”。德國總理默克爾直言,必須“從根本上好好考慮未來的跨大西洋關系”。

在實踐層面,從倡導組建獨立于北約之外的“歐洲軍”,到打造旨在規避美國對伊朗制裁的貿易結算支付機制,歐洲邁出了抵制美國的關鍵步伐。

近期,24個歐盟成員國聯合發聲,共同抗議美國在“北溪-2”項目上的長臂制裁,這在冷戰后美歐互動中實屬罕見。顯然,一個裂痕不斷加深的跨大西洋聯盟,難以支撐美國打造反華聯盟的野心。在這樣的背景下,歐洲注定不會被美國帶偏節奏。

誠然,中歐發展階段不同,政治制度和價值觀存在差異,但雙方不存在根本的地緣政治沖突,在貿易、投資、互聯互通、數字經濟等領域存在廣泛共同利益。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中歐之間也進行了良性互動,雙方積極開展病毒溯源、疫苗和藥物研發、維護產業鏈供應鏈穩定等方面的合作。

更重要的是,與美國分化打壓歐洲、脅迫他國站隊的霸道做法不同,中國始終堅持不干涉他國內政、不搞意識形態輸出,始終支持歐洲的一體化進程。在特朗普政府孤立主義、單邊主義作風的映襯下,中歐在維護自由貿易、推動全球治理方面似乎有更多共同語言。

今天的世界變了

放眼歐洲之外的世界,美國拼湊反華同盟的努力同樣收效甚微。

日本、韓國、新加坡等亞洲國家,不愿在中美之間選邊站隊,在兩大國之間保持相對平衡才是其最優選擇。面對美國不斷推動南海局勢升溫的動作,東南亞相關國家沒有盲目跟進。

美國還在中印邊境爭端上拉偏架,鼓動印度全面抗衡中國。但是,新德里也不愿淪為華盛頓制華的“馬前卒”。就連澳大利亞這樣的鐵桿盟友,在對華關系上也不是完全唯美國馬首是瞻。

再看非洲、拉美、中東等廣大發展中國家和地區,他們真正關心的,不是如何配合美國孤立遏制中國,而是如何促進經濟發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相對于美國喋喋不休的挑撥離間和空洞無物的政治說教,中國的貿易、投資和基礎設施合作,對他們推進現代化更能提供實實在在的助力。

說到底,今天的世界早已不是那個陣營分明的冷戰年代,中國更不是當年的蘇聯。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提醒的那樣,不能身體已進入21世紀,而腦袋還停留在過去,停留在殖民擴張的舊時代里,停留在冷戰思維、零和博弈老框框內。在開放、合作、融通滾滾向前的21世紀,試圖復活冷戰、制造分裂有違歷史潮流,與世界絕大多數國家追求和平、發展、繁榮的愿望相背。

美國與其這般遏制打壓中國,不如放下高高在上的霸權心態,認真思考如何與一個歷史、制度和文化不同且無意取代美國的中國實現共處。(作者系西南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四川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

(完)

編輯: 汪永祥 返回合肥在線首頁
2020年合肥市區高中錄取分數線公布
北京时时彩官网平台